您的位置:首頁 >

聯合/離譜的程序:從測謊到年金改革

1970-01-01 08:00:00

台北市長柯文哲不只求償官司打輸,被問到測謊是搞「白色恐怖」,則是一臉不耐(右一)。 記者高彬原/攝影

柯市府為了調查一件稱不上機密的外洩事件,竟找來民間公司動用「私刑」,對相關市府人員進行測謊;有人因拒絕受測,隨即以「涉嫌重大」遭逼退。號稱「白色力量」的柯文哲,將公權力濫用到這種地步,有如「白色恐怖」。

首先,市府私下詢問議員對大巨蛋去留的意見,這樣的民調統計,算得上機密內容嗎?其次,測謊通常運用在司法的刑事訴訟,作為辦案佐證;其結果,並不能當成判刑的絕對證據。而柯文哲不過是為了小小的行政疑雲,卻強行對市府人員測謊,這是踐踏人權。第三,軍方駐外人員需接受測謊迭有爭議,但那至少是基於職務敏感,必須確保他們對「國家」的忠貞;但市府為微事測謊,卻只是為確保官員對「柯皇」的忠誠。

再說,北市府擅自對公務員測謊,違背程序的「正當性」在先,官員為維護個人尊嚴,當然有權拒絕接受這種不法的羞辱調查。事實上,其他接受測謊的官員中,也有測不出態度真偽者。未料,最後市府卻一口咬定拒絕接受測謊的人「有罪」,將之當成洩密者逼退。這種土法煉鋼的主觀態度,已違背了測謊機制所秉持的科學原則;在這種情況下,市長不啻利用測謊機為鍘刀,自己扮演了劊子手角色。

「沒有正當程序,就沒有改革正義」,這是台灣在數十年的民主化過程中學到的基本課程;但自稱白色力量的柯文哲,卻對什麼是正當程序不以為意。柯文哲在議會談到此事,還公然說:「那個人,我已經『處理掉了』。」這種把人當成工具,心中毫無「人權」觀念的封建心態,令人駭然。這與他處理大巨蛋,一味展示個人威風、卻不顧法律程序及公權力信譽的作法,其實如出一轍。

無獨有偶,新政府正大力推動的年金改革,最近也出現了若干程序爭議,亦令人擔憂。年金制度的不公及其支付模式的扭曲,不僅對目前的政府財政構成沉重壓力,更影響未來繼續支付的能力;如果各項年金不想走上破產之路,或者像希臘那樣將鉅額債務留給子孫,各類年金非要有一番結構性的調整不可。也正因為這是一個繁複而艱鉅的工程,涉及不同利益群體的取捨和拉鋸,必須慎重考慮民眾情緒和社會公平,故改革絕對不能粗暴或草率進行,更不能在黑箱中作業。

年金改革計畫主持人政委林萬億信誓旦旦,如果一年內無法提出可行的方案,他就下台走人;不過,這樣的宣誓,其實毫無意義。人們在乎的,是這項改革能否提出周全且讓人滿意的解決,使各項年金制度不致破產,社會也不要因此再忿恨不平,而不在乎哪位政務官的去留。然而,總統府上周提出卅七名「國家年金改革委員」名單時,其中若干委員的代表性就遭到嚴重質疑。

最明顯的例子是,以「公民社會」代表入選委員的兩人,一是馮光遠,一是李安妮,從政治立場看,絕大多數人恐怕不會同意他們的意見足以代表一般公民。再如,曾涉殺警奪槍案的前立委蕭景田,是以「農民代表」的身分入選,雖然他具有農會理事長身分,但如果考慮正當性,找其他形象更佳的農民團體代表不是更具說服力嗎?此外,入列「青年代表」的「北學聯」理事長何世昌,其實早已畢業,並在親綠媒體擔任記者,卻仍假學生身分藉北學聯成為委員。對此,林萬億還說,外界不宜強求更換代表。試問,如果委員會的組成充滿私心,未來的改革討論如何讓人民信任?最後的改革結果又如何教社會大眾心服?

柯文哲口口聲聲揭弊,但迄今一事無成,而測謊一事更證明他不只是「紙老虎」,他還滿腦子封建「官威」。年金改革的問題亦然,林萬億也許早有成竹在胸,但如果不能維持改革程序的正當性,改革的正當性也將難保,且可能引發滔天的民怨。

標籤:聯合|離譜|程序|測謊|年金|改革|
相關新聞:

“聯合/離譜的程序:從測謊到年金改革”評論:

即時代誌:
本週代誌:

關閉

按讚了解最新資訊